康粹兰- 东边日出西边雨(德国篇) 夏-DingTing

康粹兰| 东边日出西边雨(德国篇) 夏-DingTing

康粹兰
东边日出西边雨

一边是明媚阳光下爱琴海孕育的迈锡尼文明,
一边是阴冷雨水中柏林墙记载的分裂历史。
记2017年Toussaint旅行。
德国 柏林
经历了一天的赶路,终于又见到了fan。虽然到不伦瑞克(fan的学校所在的城市)已是晚上10点多,拖着疲惫的身躯还是去参加了万圣节趴。印象中严谨的德国人也稳不住了,舞池里绿巨人、鬼新娘、金刚……群魔乱舞。
虽然前一晚2点多才入睡,第二天7点就醒来了,因为要赶火车去柏林。
从不伦到柏林需要在狼堡换乘,可顺便一览狼堡市景。
在这座当年希特勒为安置大众员工建立的城市里,哪里都能看见大众汽车的印记。

大概10点到达柏林,在凛冽寒风中首先去了柏林的门户——勃兰登堡门。从腓特烈威廉二世时代建立;到门顶的胜利女神雕像被拿破仑劫走;到反法同盟胜利胜利女神的回归;再到二战纳粹统治、冷战东西分裂;最后德国统一,城门重开。它见证了德意志民族的兴衰史。

勃兰登堡门不远处有一片庞大的水泥碑林,是为纪念浩劫中受害的犹太人建造的。2711块混凝土板,在一个斜坡上以网格图形排列,让人感受到沉默的压抑与震撼。
德国人以他们正视历史的态度赢得了全世界的尊重。

去酒店放下行李后,在柏林街头闲逛,路过联邦参议院,遇到柏林标志小熊纪念碑,远观红色市政厅,眺望柏林电视塔,走过波茨坦广场、亚历山大广场,感受到的是一种破败与繁荣,新与旧的强烈对比。
柏林市中心在施普雷河的两条河道的汇合处是博物馆岛,岛上有五座重量级博物馆——柏林旧博物馆、柏林新博物馆、佩加蒙博物馆、旧国家画廊和博德博物馆以及柏林大教堂。

柏林大教堂是威廉二世皇帝时期建造的文艺复兴时期风格的新教教堂,也是霍亨索伦王朝的纪念碑。很多王室成员都长眠于此。登上柏林大教堂的穹顶,可以俯瞰整个柏林。
由于时间原因,五个博物馆中我们只选择了最负盛名的佩加蒙博物馆。古巴比伦的伊什塔尔城门、古罗马时期的米利都集市门、伊斯兰帝国的穆萨塔宫残墙……无不在提醒人们勿被眼前的繁华盛世所蒙蔽,终究有一天它们也会淹没在时间的沙浪中。

在这里有太多故事需要细细去聆听,所以我们直到闭馆才出来。夜色早已降临,我们赶向今天最后一个景点,也是柏林最著名的景点——柏林墙(东边画廊)。
一堵墙,两重天,多少亲人被这座墙相隔,又有多少人死在这座墙下。
如今德国人以他们的幽默涂鸦祭奠历史、敲响警钟。

德国 汉堡
大部分人对汉堡的认知还停留在那个面包夹肉饼的食物吧。
谁知道它是德国第二大城市呢?
谁知道它是德国最大的港口?
谁又知道它才是欧洲桥梁最多的城市,而不是水城威尼斯?

到达汉堡,明显感觉空气湿润起来。本就靠海的城市里还河流穿行,湖泊镶嵌。第一站是易北河畔的仓库城。它建立于1883年到1927年,红墙红砖继承了汉莎同盟的建筑风格。
以前这里是繁忙的货运中心,一张张地毯、一袋袋可可、咖啡、茶叶、香料都存放在这里,甚至到现在都能闻到肉豆蔻和咖喱粉的香味。

沿着河流走去,fan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建筑说:“看,唐僧帽!”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一座建立在靠海老仓库顶上的形状独特的玻璃建筑映入眼帘。这是易北爱乐音乐厅,汉堡的新地标,一个面向所有人的音乐厅。在楼下免费取票可以登上音乐厅远眺,如果运气好遇上一场音乐会,那体验应该是极棒的。

下午,绵绵细雨中撑着伞漫步在市中心的阿尔斯特湖边。虽然空中飘着雨,一点不影响天鹅飞舞,野鸭悠闲游曳,鸽子旁若无人地在游人中觅食。
穿过阿尔斯特湖拱廊,便到了市政厅。新文艺复兴式的精美绿色建筑,跟旁边像魔方一样的方方正正的德式建筑截然不同。虽然在二战中被破坏过,但德国人又原封不动地恢复了它的旧貌。

fan强烈推荐微缩景观世界,说这是德国人最喜欢的景点之一。由于火爆,所以我们预约了晚上19点的场次。
进入微缩景观世界,好像进入了一个小人国。Mini的汽车、火车在各个城市间穿梭,市场上有人在叫卖,演唱会的舞台不断变化,洗车场的员工们在认真清洁车身,考古人员在山洞中探索考察,滑雪场的索道在运作,火山突然爆发……每15分钟就有白天黑夜的变换更替,灯光会慢慢变换颜色从白天到黑夜再到天亮。
每个细节都让人惊讶这样微小精致的世界竟然可以如此运转的精确有序。
德国人在机械方面的天赋、对细节的把握、对科技的探索实在不得不让人佩服。

回到巴黎,不禁感慨欧洲各国虽然是一个个独立的个体,其实又像希腊神话中的众神,各司其职。
希腊是文明的起源,德国是科技的探索者,而法国是文化艺术的创作者。
—END—
Moi的专栏——《夏》
一个爱旅游、爱美食、爱运动、爱三毛的女生。
生在四川,学在北京,
现居巴黎,攻读化学工程硕士研究生。
专栏文章:
夏 | 东边日出西边雨(希腊篇)
夏 | 烈日千岛
游记|东欧之旅